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溢嘉.经典新说

以当代生命科学观点重新解读传统经典、历史文化,丰富其内涵,并赋予现代意义。

 
 
 

日志

 
 
关于我

  台湾作家。台大医学系毕业。毕业后即专事写作和文化事业,著作近五十种,融合知性与感性、科学与人文,曾获台湾《中国时报》年度十大好书奖、大学生票选十大好书等,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台湾各级学校国语文课本中。近年来更在台湾、香港、北京等地演讲,分享阅读与创作经验。   因对心灵与文化问题感兴趣,早年曾从聊斋等笔记小说着手,探讨汉民族的幽暗心灵,后来渐及于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主流文学,近年则用心于禅学、老庄、论语、易经等传统经典,除剖析华人心灵、呈显中国文化特质外,更想让传统与现代接轨,赋予它们新的时代意义。

网易考拉推荐

【妖精物语】从《玄中记》看台北东区女鸟人  

2016-09-14 08:42:45|  分类: 笔记新观:妖精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妖精物语】从《玄中记》看台北东区女鸟人 - 王溢嘉 - 王溢嘉.经典新说
 

  一只老虎脱下虎皮,变成一位美妇人,一个男人取走虎皮,美妇人无法变回老虎,结果成了男人的妻子……。

 

  在清朝褚人获的《坚瓠广集》里读完这样的一则故事后,伸伸懒腰,从书桌上站起来。回到现实世界的我,心里浮现的念头是:我是否要将它纳入我的“妖精俱乐部”呢?

 

  因为长期和笔记小说里的妖精打交道,深夜照镜子,觉得自己的脸竟已有些变形,平添了几分妖气,一种迷离的妖气。但让我苦恼的不是自己的妖气,而是我究竟要如何处理笔记小说里的那些妖精、甚至要如何来定义“妖精”。妖精的故事都涉及变形,但会变形的并不见得是妖精,像这位老虎/美妇人,算不算妖精呢?更重要的,我要如何赋予这些古老的故事以现代意义呢?

 

  在迷离恍惚之余,我暂时告别了书本里的妖精,到台北东区的某咖啡屋,去和一名妖娆的女子见面。女子是二十年前的旧识,在谈完正事后,我们边喝着香醇的咖啡,边愉快地回忆年轻时代的趣事,但谨慎地不去碰触对方现在的家庭生活,多年的经验告诉我,那可能是一个地雷区,消息不灵通如我者,若不知对方已分居或离婚,却还问“妳先生最近如何?”那就太失礼了。

 

  结果这名女子倒是主动谈起了她的私事,她说她已和先生离婚好一段时间。总是在不必再遮掩时,我们才有机会了解所谓“美满”婚姻的真相,原来她的婚姻很糟,看似开明的丈夫从一开始就极力压制她,不准她做这做那,让她动辄得咎。她不想就这样被束缚一生,而在六年前毅然提出离婚的要求。丈夫为此大吃一惊,曾恳求她回心转意,但她心意已决,不想再受那个男人的气。如今自己辛苦了几年,挣得一点局面,也“要回”了两个孩子,生活还不错,最少那是她想要的生活。

 

  对这类“人生如梦”的事体,我通常只是倾听外加“唔,唔”而已。回到家里后,打开计算机,继续和妖精奋战。

 

  动物脱下牠的皮壳变成美妇人的故事很多,它们都被我驱赶到同一个文件夹里。最早的是《玄中记》里的一个故事:

 

    昔豫章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不知是鸟,匍匐往,先得其毛衣,取藏之,即往就

  诸鸟。诸鸟各去就毛衣,衣之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娶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

  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以衣迎三女,三女儿得衣亦飞去。

 

  第一次读到它,我就直觉这是个含意深妙的好故事,后来又在别的地方发现类似的“天鹅女”和“海豹女”的故事,于是花了不少时间,从晋朝找到清朝,从日本搜到冰岛,找了十多个类似的故事,正为不知如何跳出前人窠臼加以论述而苦恼。

 

  但,且慢!这不正是我那位女性旧识的生活写照吗?一名原本自在遨游的女子,被某个男子夺去了她的羽衣或皮壳,失去了变化的能力,结果成了男人的妻子,开始受制于这个男子。闷闷不乐的她有一天找回了她的羽衣或皮壳,又恢复了变化的能力和自由,于是一无反顾地离开那个男人,远走高飞;然后又有一天,她回来带走她的孩子,和她一起遨游。

 

  《玄中记》里的那个故事其实是则神话,它是后世女性变形故事的一个原型,但在明清笔记小说里,此类的变形女性都已被界定为“妖精”了,这是一种沦落。在忧郁的亚热带夜晚,我好似来到某个历史遗迹前的孤独旅人,在不洁的月光下,或者说在死白的计算机光幕前,想要去辨认那些遗迹里的变迁,对一个心灵跋涉者所可能代表的意义。

 

  然后,我彷佛听到一种声音,那是神话学者坎伯所说的“天籁”,一种你虽然不知道它的曲调为何,但依然会随之翩然起舞的宇宙之歌。是的,我这位女性旧识虽然没听过《玄中记》的故事,但从她那有点凄凉而又有点庄严的舞姿里,我似乎看到了昔日豫章田野中那位“女鸟人”的身影。

 

  是一千六百年前的神话预示了她今日的种种吗?不,应该说是她为这则神话增添了再生的活力,好的神话就应该像这样,是一再提醒人类永恒冲突的“不死鸟”。

 

  看来我的“妖精大业”又要因此而有所转变了,但它还是让我对我在笔记小说里的孤独旅行感到一丝愉悦。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