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溢嘉.经典新说

以当代生命科学观点重新解读传统经典、历史文化,丰富其内涵,并赋予现代意义。

 
 
 

日志

 
 
关于我

  台湾作家。台大医学系毕业。毕业后即专事写作和文化事业,著作近五十种,融合知性与感性、科学与人文,曾获台湾《中国时报》年度十大好书奖、大学生票选十大好书等,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台湾各级学校国语文课本中。近年来更在台湾、香港、北京等地演讲,分享阅读与创作经验。   因对心灵与文化问题感兴趣,早年曾从聊斋等笔记小说着手,探讨汉民族的幽暗心灵,后来渐及于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主流文学,近年则用心于禅学、老庄、论语、易经等传统经典,除剖析华人心灵、呈显中国文化特质外,更想让传统与现代接轨,赋予它们新的时代意义。

网易考拉推荐

【三国品机】诸葛亮:中国军师原型的显影   

2016-09-12 08:20:14|  分类: 三国品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品机】诸葛亮:中国军师原型的显影 - 王溢嘉 - 王溢嘉.经典新说
 

  在全球的华人社会,提起诸葛亮,不只人尽皆知,而且心中还会浮现一个“共同心像”,虽然有点模糊,却只有受中华文化熏陶的人才能心领神会。

 

  但要认真谈诸葛亮,就会发现事实上有“两个诸葛亮”存在着:一是陈寿《三国志》里的诸葛亮,也就是在历史上真正存在过的诸葛亮,我将他称为“塑造历史的诸葛亮”;一是罗贯中《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我称之为“文化塑造的诸葛亮”。

 

  时至今日,“塑造历史的诸葛亮”已日渐模糊,但“文化塑造的诸葛亮”却仍然鲜活地活在广大华人的心目中。这不只是因为《三国演义》的流通量大于《三国志》,更是因为《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较契合汉民族的心灵。

 

  《三国演义》是《三国志》的“再造”,它笔下的诸葛亮,真实性只有三分,虚构性反倒占了七分。在《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孔明)是被描绘得最活灵活现、也是最受欢迎的人物之一,他隆中高卧,为三顾茅庐的刘备剖析天下大势,道出「天下三分策」;在赤壁之战时的「借东风」、「借箭」;悠忽司马懿的「空城计」,授予赵云的「锦囊妙计」;还有在鱼腹浦摆下的「八阵图」……等等,都让人啧啧称奇,拍案叫好!

 

  可惜的是,除了「三顾茅庐」外,其他都是正史里没有的,均属「小说」虚构情节。而在《三国演义》里,诸葛亮被描绘成「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在戏曲里更是身穿八卦道袍的「道家仙长」扮相,而且向周瑜自承:「曾遇异人,传授奇门遁甲天书,可以呼风唤雨」,更多次展现「神机妙算」的超常能力。当然,这些也都跟真正存在过的诸葛亮大相径庭。

  

  《三国演义》为什么要扭曲历史,将真正的诸葛亮做大幅度的变装改造?而且还受到广大华人读者的喜爱?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为我们呈显了中国文化里的一个特殊「原型」。

  

  所谓「原型」(archetype),是指在全人类或一个民族的集体潜意识中,对历史与人物有一些“共同的主观意念”、某些个“既定的结构”(本文专指汉民族的集体潜意识)。它们像“文化的筛孔”,特别易于过滤、涵摄符合此一心灵模式的历史枝节和人物特征,然后以想象力填补其不足,“再造”历史与人物。这种“再造”往往是不自觉的,甚至可以说是来自亘古的“召唤”,唯有透过此一“再造”,一个民族集体潜意识中的“原型”才有显影的机会。

 

  小说家或艺术家就是凭其敏锐的直觉,将这些“意念”赋予“具体形貌”的人。小说里的“原型性人物”通常假借自历史,但必然也会脱离历史。《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要呈显的正是中国文化里的“军师”原型。如果说《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是中国文化里“军师”原型的显影,那么《金瓶梅》里的潘金莲则是中国文化里“淫妇”原型的显影。

 

  “原型”通常会反复出现,我们放大视野,马上会发现在中国历代的开国演义小说里,都有“军师”此一原型性人物,兴周的姜子牙、创汉的张良、开唐的徐茂公、佐明的刘伯温等,可以说都是这种原型人物的周期性再现。徐庶向刘备推荐孔明时说:“若得此人,无异周得吕望,汉得张良也。”孔明正是这样的一个“军师”。

 

  姜子牙、张良、徐茂公、刘伯温等在历史上真正存在过的人物,他们的经历、学识与行事风格互异,但在小说和戏曲里,这些“军师”跟《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都非常类似,甚至可以说是同一个“模子”塑造出来的:他们都是仙风道骨(属于道家)、都穿八卦道袍、都精晓天文地理、都擅长神机妙算、未卜先知。

 

  而这个“军师”原型,其实附属于一个更基本的结构。在演义小说里,每当天下大乱时,一定会有“主公”与“军师”的“最佳拍档”出现,这个“最佳拍档”或“开国二人组”通常有着如下的结构:

 

  “主公”是行王道的,他正心诚意、吊民伐罪,有着儒家的色彩;而“军师”是行天道的,他神机妙算、足智多谋,有着道家的色彩。我们可以利用结构主义的观点,由具体而抽象,列出如下的二元对比:

 

  刘备诸葛亮

  主公军师

  儒家道家

  王道天道

   常

   阳

 

  将二元对比结构最上面的“刘备诸葛亮”换成“朱元璋:刘伯温”,下面的各种对比依然能成立。在中国文化理念里,儒家是“阳”、是“正”(正位)、是“常”(常规的能力),而道家则是“阴”、是“副”(副位)、是“变”(变化、超常的能力)。虽然这是一种“二元思想”,但“阳”与“阴”却不是对立,反而是互补的。在抽象的层面上,道家思想是儒家思想的“补偿”;而在实质的层面上,“军师”则是“主公”的“辅佐”,刘备和诸葛亮的关系是“如鱼得水”。这种形式的结合反映了中国文化里的一个核心观念,“阴阳相济”,深入人心的“阴阳相济”观,亦重现在“王天下”此一历史伟业中。

 

  《三国演义》里的孔明,正符合这种文化架构里的“军师”原型,我们甚至可以说,罗贯中是听从汉民族集体潜意识心灵的召唤,根据既有的文化理念去“塑造”孔明的。而历来众演义小说的作者诸君,也都无视于历史事实,硬把姜尚、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编派成“同路人”。

 

  在理解《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为什么会被塑造成“道家仙长”后,我们也许更应该去认识真正的诸葛亮,而“两个诸葛亮”的不同又代表什么意义?那就留待下篇再来详谈。

  评论这张
 
阅读(1174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