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溢嘉.经典新说

以当代生命科学观点重新解读传统经典、历史文化,丰富其内涵,并赋予现代意义。

 
 
 

日志

 
 
关于我

  台湾作家。台大医学系毕业。毕业后即专事写作和文化事业,著作近五十种,融合知性与感性、科学与人文,曾获台湾《中国时报》年度十大好书奖、大学生票选十大好书等,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台湾各级学校国语文课本中。近年来更在台湾、香港、北京等地演讲,分享阅读与创作经验。   因对心灵与文化问题感兴趣,早年曾从聊斋等笔记小说着手,探讨汉民族的幽暗心灵,后来渐及于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主流文学,近年则用心于禅学、老庄、论语、易经等传统经典,除剖析华人心灵、呈显中国文化特质外,更想让传统与现代接轨,赋予它们新的时代意义。

网易考拉推荐

【王溢嘉心理课01】二手资料效应:曹操为什么变成大白脸?   

2016-12-30 15:14:07|  分类: 历史与人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溢嘉心理课01】二手资料效应:曹操为什么变成大白脸? - 王溢嘉 - 王溢嘉.经典新说

 

  各位好,我是王溢嘉,今天的心理课要向大家介绍一种常见的心理反应,叫做“二手数据效应”。如果我们能了解这种二手数据效应,那么对很多人和事在传播过程中为什么会受到扭曲,变得黑白分明,譬如京剧里的曹操,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大白脸?就能够了然于心。

 

  甚么是二手资料呢?二手,就是二手车,二手房的二手。不只车子和房子有一二手之分,我们所得到的数据或讯息,也有一二手之别。我们对一个人或一件事的看法,当然跟我们的了解程度有很大的关系.但认真说起来,我们又是怎么去了解一个人或一件事的呢?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来自所谓的“二手数据”。如果您从头到尾都参与某一件事,亲历其境,或者说您和某一个人有一二十年长期而频繁的交往,那您对那件事,那个人拥有的就是第一手资料。但如果只是透过间接的、简单、短暂的方式,譬如说从书上啦,报章杂志啦,电视媒体的报导,或者是街谈巷议里面得到对某件事或某个人的讯息,那么这些讯息就都属于二手资料。

 

  第二手数据很显然的要比第一手数据来得简单,粗糙,而且隔了一层,靠不住。但心理学的研究却显示,当我们只从别人那里获得关于某个人某件事的第二手资料时,我们的印象和判断却反而会比跟他熟识的老朋友或亲历其境的人更加的黑白分明,也就是会把白的看得更白,黑的看得更黑,而且看法变得更加肯定,扁平和两极化,不是觉得对方非常的好,就是认为对方坏得不得了,这就叫做“二手数据效应”。更有趣的是,获得第二手数据的人如果再把它转述给第三者听,那么第三者所获得的第三手数据又会把白的看得更加白,黑的看得更加黑。这也就是俗语所说的「越描越黑」。我们对大多数的人和事,拥有的都只是这种第二手的三手第五手或者第八手资料,而根据这些资料产生的印象和判断,就统称为“二手资料效应”。他们虽然黑白分别,但却也是非常靠不住

 

  我现在就举一个例子。曹操,大家都知道,是历史上有名的大人物.但过去,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曹操这个人的看法,还有看法的演变,可以说就是这种“二手数据效应”的产物。

 

  如果您去看现在的京剧,您会发现曹操的扮相是个大白脸,甚么意思呢?大白脸表示他是一个大奸臣。但真正的曹操其实相当复杂,绝不是“奸臣”两个字所能够概括的。曹操的形象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大的变化,在陈寿的《三国志》这本正史里面,曹操是个成功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更是个文武双全的英雄人物。即使在唐朝的时候,不管是在庙堂之上或市井之间,曹操依然相当受到推崇,但到了宋朝,因为程朱理学的兴起,讲究忠孝节义,曹操的形象就开始变坏,特别是在南宋时,整个政治局面有点像三国时期的蜀汉,刘备<诸葛亮,关公,张飞等人物因此受到抬举,受到推崇。而曹操不只受到贬抑,形象更是越来越糟,还编派他说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这些话来。到了明朝初年,罗贯中的《三国演义》里,曹操就已经被描述成一个大奸雄 大枭雄,可以说集负面形象之大成。而在后来根据《三国演义》等资料改编的戏曲里,就更进一步丑化曹操,他也被描绘得越来越奸诈恶毒,特别是一些单元剧,譬如在《徐母骂曹》这出戏里,编剧者更透过徐庶母亲的嘴巴,骂曹操说“种种奸谋,彰明昭著。世之三尺童子,未有不想杀尔之头,食尔之肉,割尔之心,碎尔之骨的!”在越描越黑的情况下,难怪有一些乡下野台戏的观众看了会义愤填膺,而忍不住跳上台去,将扮演曹操的戏子痛揍一顿。

 

  曹操被定位成“奸臣”,可能是由于过去统治者的需要。但从人性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他的逐步被丑化、变得越来越邪恶,以及看戏观众的反应,正是来自前面所说的“二手数据效应”。

 

今天,所有的人跟曹操都是素未谋面,他们的曹操印象或所认为的曹操,都是在看了或听了关于曹操的数据后,再加以吸收,转述和再创造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原本只有“三分奸诈”的曹操就变成了“十分奸诈”。

 

  另外,我们在看问题或看人的时候,都需要有一个内在的认知架构。这个认知架构来自经验,一个人的相关经验越少,认知架构会越简单,对问题和人的评断也就会越肤浅,越扁窄,当然也越黑白分明。譬如一个历史学家,接触过跟曹操有关的大部分资料,他对曹操的认知架构,显然就要比只读过《三国演义》这本小说的人要复杂许多,而一个只透过地方戏曲去认识曹操的乡下人,他对曹操的唯一认识或唯一印象是“曹操是个大奸臣”,所以,当他看到戏台上的曹操如何“大言不惭”心狠手辣地“迫害忠良”时,他立刻会义愤填膺,觉得曹操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于是忍不住上台去痛揍那个“曹操”。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呢?因为他所看到的演出是他认知架构里用来评断曹操唯一的一笔数据,所以难怪他的情绪会那么激动。他甚至还会认为自己的看法相当正确,但这种激动与正确感,其实是来自她的肤浅跟无知,也就是二手数据效应,应该说是第n手数据效应啦。

 

  英国的哲学家罗素曾经说:“一个人情绪高昂的程度和他对事实的认识成反比,知道得越少就会越狂热。”人就是这样,距离越远,却认为自己看得越清楚,越黑白分明;越无知,却觉得自已知道很多,也越肯定;越浅薄,就会表现得越偏激,越亢奋。所以,当我们要评断一个人或一件事的时候,最好先自问:自己对那个人或那件事究竟知道多少?数据又是从哪里得到的?在了解自己拥有的只是一点点,而且是第五手第八手第n手数据后,您就不会再那么肯定,那么激动了。而在想办法接触更多的、可信度更高的资料以后,您对那个人或那件事的看法可能就会不一样了。身为一个现代人,认识这种心理反应或者说人性的弱点,不再受他的摆布,进而超越他,对人对事能有更宽广、更扎实的看法,才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

 

歡迎試聽

王溢嘉心理课:解历史.读心机.揭人性 

 

 

  评论这张
 
阅读(50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