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溢嘉.经典新说

以当代生命科学观点重新解读传统经典、历史文化,丰富其内涵,并赋予现代意义。

 
 
 

日志

 
 
关于我

  台湾作家。台大医学系毕业。毕业后即专事写作和文化事业,著作近五十种,融合知性与感性、科学与人文,曾获台湾《中国时报》年度十大好书奖、大学生票选十大好书等,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台湾各级学校国语文课本中。近年来更在台湾、香港、北京等地演讲,分享阅读与创作经验。   因对心灵与文化问题感兴趣,早年曾从聊斋等笔记小说着手,探讨汉民族的幽暗心灵,后来渐及于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主流文学,近年则用心于禅学、老庄、论语、易经等传统经典,除剖析华人心灵、呈显中国文化特质外,更想让传统与现代接轨,赋予它们新的时代意义。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解碼】麻木的草食性集体主义  

2012-05-26 09:29:04|  分类: 文化解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奥运的开幕式,让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像一个人一样击鼓,一样起舞,按照精确的编队疾走而不会绊倒或冲撞。……这是目前的集体主义——和谐社会的高科技版本,而背景是中国奇迹般的成长。”中国的崛起让很多外国人感到好奇,而纷纷探讨其原因,布鲁克斯想说的是在这一轮竞赛中,中国的集体主义已胜过西方的个人主义,而且还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和谐理想模式。

 

奥运开幕式的“万众一心”只是表演,集体主义对中国崛起的贡献,恐怕也是一厢情愿。说到中国的集体主义,我想到的不是大伙在公园打拳、围桌共食、集体贪污这类情事,而是鲁迅在《吶喊集》自序里所描述的一个画面:他就读仙台医专时,在一部描述日俄战争的纪录片里看到一个被指为俄国间谍的中国人,被日本人斩首示众,而一大群中国人就在旁默默围观。套用布鲁克斯的话,“成百上千的中国人像一个人一样麻木、一样呆看,执刑的日本人虽只寥寥数人,但完全不必担心会受到冲撞或反抗。”

 

中国集体主义的基调是草食性的。在自然界,像羊、斑马、麋鹿等草食性动物,都喜欢过群体生活,一起觅食、迁徙;但在同类受到狮、豹或狼群的攻击时,他们却也都“万众一心”、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呆看。这种集体的冷漠和奴性,正是当年让鲁迅“深感耻辱”的。时过境迁,中国崛起了,但草食性集体主义的根性依然健在,为什么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搭车公然不排队、占位?为什么有人会在大庭广众下活活被打死?个人的私欲与暴力固然是原因,但大多数人只是站在一旁袖手“呆看”,这种集体的“无为”、麻木,无异于默许、纵容,而使得违法乱纪者更加猖狂。

 

西方社会虽有浓厚的个人主义色彩,但搭车购物人人排队,小区住户也没有人会任意在住宅窗前加个铁栏、屋后搭个架子,因为他们普遍认为身为公民就必须具备公德,遵守集体生活的规范;如果有人违反规范,就会立刻受到谴责,并以集体的力量严加制裁。这也是一种集体主义,但比较像鬣狗、狼等肉食性动物的模式:当大家必须集体营生时,那么在分工和食物分配等方面就必须严格遵守规范,违者决不宽贷。这种肉食性集体主义是积极的,使得他们在自然界能和狮、虎等大型猫科动物分庭抗礼,甚至更具生存优势。

 

人类社会没有完全的个人主义或集体主义,也少有纯粹的草食性或肉食性,差别只是色彩浓淡。我的一个观察是中国社会过去是偏向草食性集体主义的,但现在想吃肉的人越多,肉食性个人主义正急速冒泡,违法、脱序的乱象相当严重,这使我想起美国人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恩所说的:“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喧闹,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为什么有人能如此张牙舞爪?因为多数人对此依然采取集体无为、呆看、麻木、默许、纵容的态度。如果你也想吃肉,如果想让大家都有肉吃,那大家就必须遵守集体规范,特别是对破坏规范者必须有更多的公民出面谴责、更强的公权力严加制裁,这才是中国目前最需要的集体主义。

(原载《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38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